pp电子

简介:中公时事政治频道对国内外时事政治热点进行了修订,获得了政策理解、理论细心观察、时事大事记、时事政治热点综述等。今天,我们关注当前政治的热点:为什么人们在长途工作后不想换房子?之所以很多人自由选择长期离家出走不换房,是因为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政策希望的缺失,而在于城市单一功能分区的发展模式,换房往往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6月23日,北京社科院公布的一份报告建议,居民应通过优惠政策,多方面协调住房和转移,以避免长途奔逃现象,增加能源消耗、空气污染和交通拥堵。这个理论引起了很多争议。很多人把报告中提到的换房希望和90年代以前城市的换房潮联系起来。

当时,在某种程度上,为了解决异地工作的问题,政府用政策希望人们交换房子。但当时之所以要求政府牵头换房,主要是因为当时大部分人住的是公产房和单位所有的房子,没有个人产权,被迫采取折中的方法换房。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房改和大规模商品房研发之后,大部分人都有了自己的家。如果真的是为了工作方便,卖房不难。之所以很多人自由选择长期离家出走不换房,是因为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政策希望的缺失,而在于城市单一功能分区的发展模式,换房往往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举个例子,住在天通苑的人,如果把房子换到CBD附近,大部分人都分不起高房价。即使他们可以改变,也没有那么多房子可以改变。

在城市单一功能分区的规划模式下,居住区和工作区处于分离状态,类似CBD(中央商务区)的模式在很多城市非常流行。然而,在国外,这种模式早就受到了批评。

美国学者雅各布斯(Jacobs)在他的书《美国大城市的杀与生》中提到,在写字楼聚集的曼哈顿下城,可用的服务非常有限。整个区域的人流集中在白天工作时间,晚上和周末整个区域一般都比较安静。为此,该公司一个接一个地离开,搬到了曼哈顿市中心和市外之间的中间地带。

在中国,单一功能区划的城市规划模式下,只有类似曼哈顿的问题。一些办公楼聚集的中心区域周末无人居住。

当然,最主要的问题是这样的商业区地价房价高得离谱,人们长途跋涉下班,交通压力大。雅各布斯高度尊重城市街区混合使用的发展。每个城区都有工作生活、文化娱乐等多重功能。

这种城市多样性规划思维是我们混在一起的一个东西。如果写字楼等工作区域不是高度集中,而是遍布每一个市区,人们更容易换房准备工作。采访公共事务和政治时会涉及更多的信息请求[理由陈述]。

本文来源于网络出版物,仅供自学交流,不包含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涉及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30天内联系本网站,我们会立即处理。

-pp电子官方网站。

本文来源:pp电子-www.golfresidenceoctober.c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