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电子

由于美国市场占世界制药市场的40%,研究达成了一个假设,美国制药行业的研发投入也占世界制药行业研发投入的完全相同比例。 其次,如果把这些数字的平均值分解成包括CBER (生物药物评价研究中心)和CDER (药物评价研究中心)批准的新药在内的每年得到FDA批准的新药,就可以得到每种新药的大概成本。

官方网站

很明显,这种分析不会产生一系列新的问题。 例如,并非所有的研发投入都需要用于创造药的发现和研究,各大制药公司美国的研究开发费占世界研究开发费的40%的假设是不可信的,通货膨胀的调整也欠缺。 数据显示,过去十年新药开发费翻了一番,世界上仅次于制药企业开发的创造药还不能充分满足市场需求。

研发效率的量化行为依赖于制药行业的研发效率是一项简单的任务。 意味着美国FDA批准的新药是非常简单的晴雨表。 新药开发的效率不仅要从数量上评价,还要从质量上评价。

当然,在一定程度上测量新药开发投入带来的报酬是很困难的。 投资者敦促重组大型制药公司,表示对现在得到的报酬并不失望。|pp电子。

本文来源:官方网站-www.golfresidenceoctober.com

Author